欢迎来到某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客栈-汉中新闻网

日期:2019-03-08 10:38
客栈 来源:汉中日报 作者:杨俊国 2019年03月05日 11:22  点击:[]

“客栈”就是往昔的旅馆,给旅人提供食宿的地方。旧时人们远行主要是步行或乘马车,因此,客栈通常都在官道旁边。客栈有标志,那就是悬挂在屋檐下的长方灯笼。灯笼上写有联语,例如“未晚先投宿,鸡鸣早看天”,“日暮君何往,天明我不留”。夜幕降临,旅客老远看见灯笼,那一刻,身心的疲惫顿然消减。

殷商有了官家的“驿站”,东周时有了“逆旅”,西晋时有了“旅馆”。此外,又有客舍、客店、旅舍、寄舍等诸多名称。“客栈”这个词语大约晚清时才出现。唐代诗人戴叔伦《除夜宿石头驿》曾写道:“旅馆谁相问,寒灯独可亲。一年将尽夜,万里未归人。”除夕夜,诗人还漂在旅馆里,自然孤独得很。在中国文学里,“旅馆”总与天涯孤旅相关联,而“客栈”这个词则似乎另有一种风情:“九姑娘在哪里?”

《水浒》里的英雄到了客店,豪气侧漏:“店家,有好的牛肉切2斤来吃酒!”后来读沈从文,他笔下的客栈别有一种美丽和忧伤。“这时正有廿来只大船从上游下行,满江的橹歌,轻重徐急,各不相同又复谐和成韵。夕阳已入山,山头余剩一抹深紫,山城楼门矗立留下一个明朗的轮廓,小船上各处有人语声、小孩吵闹声、炒菜落锅声、船主问讯声。我真感动,我们若想读诗,除了到这里来别无再好地方了,这全是诗。”这是沈先生笔下湘西泸溪县的黄昏,是不是想寻个客栈在这儿住一晚?

男孩大都有过浪迹天涯的梦想,想象自己背着行囊,像武林侠客一样住在“同福客栈”。多少年后,某杂志要发我的文章,编辑让我写一条简介,我写了:“微信名“树下蝈蝈”。大学教师,教了大半辈子文学,学生只记住,他是教沈从文的。性喜漂泊,读书写作,喝酒旅行,特别享受大山里的小客栈。”没有一点矫情,我对旅途和客栈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愫。

人为什么突然疯了似的想去外面走走?那就是对远方的好奇。在日复一日的工作和琐事缠绕下的生活里,我们像旋转的陀螺。于是,我们无法按捺出门远行的渴望。旅行对于人们来说,是为了求得一种心灵的飞翔。在一个陌生的环境,人反倒意识到自己的存在。在遥远的客栈,我常有一种错觉,仿佛前世来过这个地方。

客栈这词,已经消失很久了。随着上世纪90年代的怀旧风,“驿站”、“旅舍”、“客栈”这些词又出土文物似的重现于现代生活,一种返璞归真的旅行生活方式已成时尚。客栈很老旧,又很现代;客栈很市井,又很文艺。某种地域特色,老派的建筑,长亭外,古道边,满足了现代人的怀旧想象。

旅行,能住到有意思的客栈是很棒的一件事。比起星级酒店,客栈要的就是“有意思”。冬有火炉,夏有凉荫;春来桃红,秋至橘黄。我曾自驾往浙江、安徽、湖北、河南、江西等地,住的都是民宿客栈,风雨来归,鸡鸣而醒,有故事,有味道。客栈,尤其是乡村民宿,往往能品尝到各种民间美味。清明食香椿,谷雨煮蚕豆;芦蒿秋葵,雪菜冬笋。乡下有一道“雨后美食”,名曰地耳,俗称“地皮菜”,只有在未污染的环境里方能觅得,用以炒鸡蛋,但凡吃过,便会有永久的舌尖记忆。

客栈或旅馆,是能催生诗和哲学的地方。中国就曾有过一个旅馆主义的诗歌流派,多少有些懒散:“天黑了,找个旅馆住下。”人行走在天地间,不知要与多少客栈邂逅,谁不是旅人,谁未必不是诗人?

上一篇:三八妇女节陕西旅游景区优惠来袭-汉中新闻网
下一篇:日本大地艺术节:让乡间风物焕发光彩-汉中新闻